我要捐款 众筹平台 捐赠系统
029—82668199

| EN

捐赠故事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捐赠故事】印象-桂生悦

        时间:2017-12-21

12月11日,我去香港办事,刚下飞机就收到师弟王龙的微信,说西安交大香港校友会会长桂生悦请我和另一个旅居加拿大的校友刘宁吃晚饭。师弟请我吃饭应该不违反九项规定吧?我就答应了。

桂生悦是交大81级的,我是77级,他入校一个学期后我就毕业了。之前多次听王龙说起过他,但是没有见过面。我在一次视频会议上和他打过一个招呼。由于他当时离镜头太近,把他本来就有点胖的脸放大了很多。我喜欢以貌取人,所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一般。

他生在浙江,长在山西,身上融合了浙商和晋商的味道。85年毕业时,全校只选了三个毕业生去香港的中资企业工作,他是其中之一。

桂生悦和吉利汽车的李书福即是同乡也是好友。李书福想在汽车行业干大事!李书福就来找桂生悦,两个人就开始一起折腾事情了。

李书福想在香港上市,桂生悦就动手折腾,一开始就是嗐折腾,折腾完北京的各级衙门,又折腾香港的鬼佬们,到最后竟然折腾成了!后来,桂生悦亲手折腾的这个上市过程被很多名校的商学院录为MBA的教学案例!

李书福想收购沃尔沃汽车,桂生悦虽然心存一点疑惑,但是行动一点也不拖拉,他马上就动手折腾。折腾来折腾去,眼看着折腾不出什么结果的时候,桂生悦对福特公司(沃尔沃当时的母公司)的董事会使了一计,结果,峰回路转,他最后竟然帮助李书福把这事折腾成了!

不久前,桂生悦被评为最佳汽车行业CEO。他还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2017年度全球商界风云人物,入榜共二十名知名企业CEO,桂生悦排名第十二位。

我才明白:吉利汽车的成功除了李书福的智慧和眼光外,还离不开桂生悦这个交大人的严谨和低调的态度!

做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桂师弟日理万机,应该是一个没有任何爱好的人吧?但是王龙告诉我:桂生悦的桥牌水平是国家级的!我有点不信。我有一个朋友是国家级的桥牌选手。我马上通过微信问了我的朋友。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不动声色的问他认识我的那个朋友吗?桂师弟把眼睛瞪到了极限:"你怎么也认识他?于师兄也是桥牌高手?" 我笑而不答。原来他和我的那个朋友很熟,经常同台比赛!

至于我?从来就没有打过桥牌!

当我知道他在香港还拥有好几匹赛马时,我就不敢再问他认不认识谁谁谁了?否则,他又会把眼睛瞪到了极限:于师兄你也喜爱养马?

前几天,因为一封信,"交大西迁老学长"成了我们交大的一个高频词汇。其实,在这之前,是桂生悦让我记住了"交大西迁老学长"这个词的。

王龙师弟事先向桂生悦介绍了我和刘宁的情况。桂会长就特意请了另外几个香港校友参加,一个典型的家庭晚餐。这样的氛围让大家不能不说说母校的那些事。结果这一说就出事了!而且事还不小!

桂生悦在香港生活多年,认识几十个旅居香港的交大老学长,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桂生悦告诉我:这些老学长都是交通大学西迁西安之前考入交大的,都亲身经历了交大的西迁,都是在西安毕业的。桂生悦称他们:交大西迁老学长!

做为交大香港校友会会长,桂生悦把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当成了家人,不但热情邀请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参加香港校友会的聚会,而且定期组织在港的校友们去看望他们。

今年四月,桂会长策划和组织了一个冒险之旅:请十几个平均年龄八十多岁的旅居香港的老学长们回母校!

桂生悦带着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们安全抵达母校时,正赶上校运动会。结果,开幕式上就有了一个"交大西迁老学长"方队!

"交大西迁老学长"方队前面穿黑色皮上衣的那位是老校长彭康的儿子彭诚先生。

和西迁时候的老校长合个影。

彭康1952年出任交通大学校长。他领导了整个西迁的过程。彭康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我进交大几个月后就参加了彭校长的平反和追悼大会。

桂生悦特意把彭康校长的儿子彭诚先生也请来了。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向彭诚先生表达了对老校长彭康的热爱和怀念之情,场面令桂生悦热泪盈眶!

和西迁时候的老师合个影

这些"交大西迁的老学长"在交大东花园里认出了当年带着他们西迁的老师陈学俊院士。

陈老师今年七月份去世了,享年99岁。这张今年四月份拍的照片让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校领导亲自为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颁发《西迁经历者证书》!

桂生悦没有资格获得这个证书,他只能站在那里鼓鼓掌👏

他们终于穿上学士袍戴上学士帽了!不要说他们了,就连我毕业时都没有这套行头。

他们穿着交大毕业服,站在他们当年亲手栽的梧桐树下合个影!

前人栽树 后人乘凉!

上面那张照片让我想起下面这张照片。没有这些"交大西迁的老学长"当年种下的梧桐树,我怎么会站在这么茂盛和浪漫的梧桐大道上呢?

他们精心的打扮了自己,饱含深情的给年青一代的交大人讲述着《西迁的故事》,这一幕让我心头一热……

返老还童

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为新教学楼奠基。看看他们挥土的恣态,极富动感,和一群玩土的儿童有什么区别?我一下子就笑出声了。

这次的母校之行让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感慨万分,他们一起给阎王爷写了一个申请:三年后要再回母校!我的眼圈红了。

当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沉浸在回母校的亢奋之中时,桂生悦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他不能兴奋,每个"交大西迁老学长"的身体状况,航班,住宿,甚至包括医疗小组,他都要亲力亲为,确保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的西安之行圆满结束!

寂寞曾经是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最大的敌人!

校友现在是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最好的朋友!

生悦校友为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办了件大事!

那天晩上,我静静的听着交大香港校友会的师弟师妹们给我讲着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的故事。

桂生悦在校期间的表现,在香港的经历,在吉利汽车集团的成功,包括他的财富量级和他的桥牌水准都没有打动我。唯独他的"交大西迁老学长"故事打动了我的心!让我在心灵深处感受到了一个大爱!

那天晩上,桂生悦告诉我他亲自目睹的一件事情。在收购沃尔沃汽车最后阶段,李书福在瑞典见到了十四个工会的代表,他们来自沃尔沃十四个不同的工厂,收购欧洲公司最头痛的就是面对工会。工会代表们轮番上阵,逼着李书福说出来,他凭什么能保证那么多的工人不失业,生活水平不降低?听完了这群老外的所有问题后,李书福只用英语讲了一句话:I love you!这句全世界最通用的话,打动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用掌声让李书福闯过了收购最难的一关!

听完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的故事后,我陷入了沉思:关心照顾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并不是一件需要高深理论和巨额财富的事,不需要拥有院士和富豪的身份就应该能做到。但是,为什么只有他做到了?

我在那个晚上找到了答案:桂生悦面对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的时候心里只有一句话:I love you!

后记

最近在热映一部电影《芳华》,讲的是我们同龄人的故事,演员是一群美女帅哥,导演是北京老炮冯小刚,但是《芳华》并没有打动我。

"交大西迁老学长"讲的是我们上一代人的故事,演员是我的师兄师姐,导演是我的师弟,结果彻底的打动了我!

我必须要把香港这些"交大西迁老学长"的故事写出来,不是为了宣扬桂生悦(他不需要任何宣杨),而是为了我自己!如果我八十多岁的时候能有年轻的校友经常来看望我,我该有多么的快乐啊?如果还有照片中那样的美丽师妹来看望我,我肯定要心花怒放了!

特别感谢王龙师弟专程从深圳赶到香港安排这场家宴!

特别感谢陈宇师弟为我提供的宝贵照片和相关资料!